上海经济新闻网-以上海经济报道为中心的综合新闻网站

资讯
上海经济国内新闻
社会新闻焦点新闻
企业
企业资讯企业文化
名企风采品牌魅力
财经
国内财经国际财经产经宏观经济
财经观察财经评论金融财富人生
行业
房产动态科技新闻汽车动态
休闲时尚教育动态理财聚焦
股市
股票行情 大盘分析
机构动态 名家文章

呼和浩特凯蒙中医院真相揭秘【追踪报道】

时间:2018-11-07 13:56:06  来源:上海经济新闻网  编辑:178rww

【呼和浩特凯蒙中医院】我叫徐丽丽,是一家企业老总的秘书,在外人眼里我一直都是一个女强人,可只有我自己知道,我是有多么脆弱。由于每天工作和作息时间不稳定,我的内分泌严重紊乱,除了月经不调之外,我还患上了严重的妇科病。妇科病非常难缠,我试了无数种办法治疗,可每次治好之后还会再犯,反反复复让我头疼不已。

\

【呼和浩特凯蒙中医院】记得有一次,我和老板去内蒙出差,在火车上我的月经突然来了,而我却一点准备都没有,当时的场面异常尴尬。后来我们到了当地,由于我的衣服都弄脏了,老板只能和客户改时间再谈业务。我在呼和浩特休息了一天,期间我上街买了几套衣服,无意中看见路边有广告上写了凯蒙中医院几个字。呼和浩特凯蒙中医院

因为我自己患有妇科病,所以我经常会注意路边有关医院的广告。抱着试试看的态度,我拨打了凯蒙中医院的电话,询问了有关治疗妇科病的大夫。电话里的小姐姐告诉我,他们医院里有一位叫刘汉荣的老中医,特别擅长治疗妇科病,多么难治的妇科病只要让他治疗,都能手到病除。呼和浩特凯蒙中医院

说实话电话里的小姐姐可是不少夸刘汉荣老中医,可我自己却有点不太相信,但因为我正好是月经期间,所以也没有办法去看病,这件事就暂时搁下了。那一次,我和老板在当地找了一位长期合作的客户,就这样我经常有机会来呼和浩特工作。一次,我来呼和浩特出差,想起了凯蒙中医院,于是我就打车来到医院找到有名的刘汉荣老中医。呼和浩特凯蒙中医院

我把我的情况简单地说了一下,刘汉荣老中医为了把脉,然后给我开了一些药,让我回去按时使用。我大概用了两三个星期,我的白带就变得正常了,内裤上总是干干净净的。连续用了三个月后,我的月经也恢复了正常,就连脸上的斑点也消退了不少。感谢刘汉荣老中医,让我做回了那个清爽的女人。呼和浩特凯蒙中医院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子上对她嘘寒问暖。
“你们到底怎么了?我们才分开不到半天时间吧?”
“没、没什么事,你出去跑一趟累坏了吧,要不要到床上去躺一会儿?”
“我还好啊,不累啊,你们到底怎么了,变得好奇怪啊。”
说着,徐楠突然想到一种可能,急忙站起来。
“你们不会把我家给拆了吧?”
“没、没有,我们起床后把被子叠了,锁好门才出来的,你…你这是什么药?”
顺着室长手指的地方看去,徐楠想起来膝盖上的伤,不以为然的说。
“今早摔下床的时候把膝盖擦伤了。”
“严重吗?你快擦点药,然后上床休息。”
虽然她一直说不困,却拗不过热情的室友,擦完药就爬上床躺着,拉上床帘玩手机,却看到一则让人灵魂出窍的帖子。
《苦等两年,徐楠终于还是上位了》
帖子的内容,围绕她和谢弈明的关系,以及他和前几任女朋友分手的原因展开。
言辞间拼命讽刺徐楠不知廉耻,口头上和谢弈明以兄弟相称,私底下抹黑他的女朋友,导致恋人分手。
“室长!”
听见她的咆哮,仨人连滚带爬跑过来,见她气得脸色发青,就知道那篇该死的小论文,还是被她看见了。
“孙甜甜写的,这东西从中午开始,就被到处转发。你放心,我们都相信你,站在你这边。”
即使是室长拍着胸口的保证,也没办法拯救现在她崩溃的心情。
“我现在…想打人。”


第4章 
接到谢弈明电话的时候,徐楠正坐在电脑前喝冰可乐,身后三个人大气也不敢出。
“南瓜,你听我给你解释!”
手机开了免提,所以全宿舍能都听见谢弈明的哀嚎,徐楠用力嘬了口可乐,吸管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,等她把可乐咽下去,就转头对手机吼。
“我不要你的解释,我要孙甜甜道歉!”
从小到大,她没受过这种委屈,莫名其妙成了人人喊打的小三,这要是传到闺蜜耳朵里,只怕会把人气得从美国飞回来,先骂的她狗血淋头,再动手锤爆那个碧池的狗头。
“她现在根本不接我电话,快把我气死了。你别慌,我马上就想办法澄清这件事,一定不给你添麻烦。”
“谢弈明,你是不是还没搞清状况?你们俩已经给我添大麻烦了。”
她的音量一路走高,最后几个音震得谢弈明心肝直颤,他转头看着身后的室友,大家无奈的摊手,都是爱莫能助的表情。
“南瓜,这件事…我也是受害者啊,你不能把一切都算在我头上……”
没工夫听他诉苦,徐楠关了网页,把手机拿起来。
“你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,抓紧时间把事情解决,你要是没本事让孙甜甜删了她的小论文给我当面道歉,就别来烦我。”
她加的每个学生群,微博、论坛、贴吧都在讨论这件事。
如果不是临近考试周,热度会比现在还高,其他学院负责吃瓜,新闻系负责给孙甜甜摇旗呐喊,建筑系……寂寂无声。
“南瓜,你打算怎么办?”
看她气呼呼的挂掉电话,室长也是一脸心疼,真是人在家中坐、锅从天上来。
孙甜甜爆光了徐楠的微博,微博下方现在骂声一片,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。
“想办法反击啊,总不能坐以待毙,她到底是对我存了多少怨气,我怎么感觉是有预谋的?”
“你想怎么反击?我们帮你。”
“我…还没想好。”
说完,她又转回来,双手托腮盯着电脑,对方站在道德的制高点,利用舆论优势对她进行全方面压制,这个时候任何帮她说话的人,都会被打成水军。
“要不然…找谢弈明的几个前女友?让她们出面帮你澄清。”
闻言,徐楠还没说话,剩下俩人就表示反对。
“瑶瑶,你是不是太单纯了,这个时候哪个前女友会站出来帮她说话?而且,孙甜甜的文章里可是把那几个人夸上了天,傻子才会出来蹚浑水。”
虽然瑶瑶的意见很不靠谱,却给了徐楠灵感。
“她们几个不会出面,我可以找谢弈明出面啊。”
“你疯了吧,他这个时候不管说什么,都只会坐实孙甜甜的说法,这个时候他越帮你,事情就会闹得越严重……我去,你已经开始打电话了。”
半分钟后,徐楠皱着眉头把手机扔到桌上,一脸郁闷。
“正在通话中?他给谁打电话呢?”
“你给他室友打。”
“算了,就算给他室友打电话,他也没工夫搭理我。”
谢弈明从来不会拒接她的电话,除非正在做非常重要的事腾不出耳朵。
和她想的一样,谢弈明正拿着手机在宿舍来回走,一边走一边苦苦哀求。
“舅舅,你看在往日的情面上,帮我出个主意吧。不然南瓜真的会恨死我,而且你忍心看她被人诬陷?”
然鹅,让他没想到的是,电话那头的男人,一如既往的冷血。
“我为什么不忍心?你们俩做错了事,凭什么总要我来给你们善后,都过了十八岁,你们还想要监护人?”
“你别这样说啊,不管怎么说你都是我们俩的长辈,我今年暑假保证不到处跑,放假就回公司实习,你就帮我这一次吧。南瓜今天都被我气哭了,回来又遇上这件事,你忍心看我们俩被人欺负?”
“我…忍心。”
捏着电话的程礼有些想笑,侄子永远都像长不大的孩子,徐楠却总喜欢装大人,这个组合也是无敌了。
“舅舅!”
“你别冲我嚷嚷,你想我怎么帮?找你们校长谈一谈?这是你们之间的问题,别人帮不上忙,要么忍着,要么打回去,千万别来我这里哭。不过……”
他故意把话停在这,存心吊人胃口,谢弈明急忙追问。
“不过什么?”
“不过我可以给你介绍律师打官司,但那都是将来的事,现在的问题是你们俩怎么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,等你们在舆论战中赢了她,就可以给她发律师函了。”
一旦他出面,问题会比原来严重,这个社会最见不得有钱人‘欺负’普通人,哪怕是那个‘普通人’先作死,学生们会说两个富二代联手欺负一个无辜的大学生,全世界都不会站在他们这边。
“你在逗我吗?”
“我没有逗你,自己的问题自己去解决,连这点小事都搞不定,你将来也不用回公司实习。”
被挂掉电话后,谢弈明想死的心都有了,见他走到阳台上,几个室友连忙把人拽回来。
“别冲动,别想不开,你舅舅怎么说?”
“他让我自生自灭。”
说完,他把手机往桌上一扔,却看见徐楠的未接提醒,又扑过去把手机拿起来回电话。
“南瓜,我刚才给我舅舅打电话了,他不肯帮忙。”
本来想找他帮忙,听完这话后,徐楠想把他拉黑。
“你脑子没问题吧,找他干嘛?你还想让他去找系主任谈一谈,把孙甜甜从学校赶出去,还是想封住所有学生的嘴?”
今天发了太多火,现在她嗓子都没劲儿喊了,这种事找老师、找土豪、哪怕找黑*社会都没用,孙甜甜要是出点事,所有人都会把账算在她头上。
“我不是着急嘛,你说怎么办?”
队友完全指望不上,徐楠忍不住叹了口气。
“我要你把孙甜甜做过的,所有极品的事,一字不差的发给我,有聊天截图的最好,我就不信了,我还斗不过一个拜金女,艹!”
“你要干嘛?”
隔着手机,谢弈明也能感觉到她的怒气,徐楠真的不是软柿子,小时候差点把程礼的手咬掉一块肉,就因为他总笑话她掉牙之后说话漏风。
“她不是喜欢艹人设吗?不是想红吗?我成全她,给她一个C位出道的机会。把你们俩的聊天记录发过来,你给她买了什么东西,还有那套手办现在的样子,总之和她有关的一切,都发过来!”
说完,徐楠转头看着室长,“咱们…下一次考试在哪天?”
宿舍四个人,她和室长一个班,剩下俩是隔壁班的,但好歹都是一个学院。
“早呢,还有一个多星期,你要做什么?”
“没什么,那我就不着急复习了。”
说完,她继续对谢弈明说,“你抓紧时间,我今晚就把所有资料汇集出来,你要是耽误我的事,将来我见你一次,打你一次。”
别看谢弈明人高马大的,但是一直被她欺负,所以他除非是有受虐倾向,否则永远都不会和徐楠擦出火花。
挂了电话后,她继续抱起可乐,盘腿坐在椅子上,眯着眼望着窗外,身后的三个人你看我、我看你,都没人敢上前问一句徐楠到底想怎么玩。
之后,她的手机一直响,谢弈明截图截到手软,想干脆跑过来把手机电脑全给她,让徐楠自己找,可他又没那个勇气。
下午,徐楠连去食堂吃饭的时间都没有,一直坐在电脑前敲敲打打,写小论文又不是孙甜甜的专利,她也会。
电话突然响起来,她以为是谢弈明打来的,语气恶劣到了极点。
“你还给我打电话干嘛?看我被你气死了没有啊 !”
“徐楠。”
听到那个平静中透着怨气的声音,她差点把手机扔掉。
“舅…舅舅,我刚才那话是对谢弈明说的,我以为是他打过来的。”
“听他说你被气哭了,我特意打电话过来看看,看样子他又大惊小怪了。”
这中气十足的吼声,说徐楠刚吃完两碗饭他都信,她可不是爱哭鬼,对此,他深有体会。
“你别听他胡说,没有的事。”
“那就好,你什么时候把手里的问题解决了,抽时间帮我找个房子,来之前我给你爸爸打过电话,他让我找你,你什么时候有时间?”
“……”
愣了一会儿后,她终于确定,中午妈妈就是为了卖房子才给自己打电话的。
“我…我最近几天可能比较忙,兰山小区有个别墅空着,带花园和泳池,你要是没地方住,可以先住那儿。”
气归气,钱还是要赚的,不能和钱过不去,百分之二的提成,她连出国留学的费用都攒够了。
“我这几天先住酒店,等你解决完个人恩怨,给我打电话。”
“嗯,过两天联系你。”
作者有话要说:  谢弈明:舅舅,帮帮忙,南瓜被人欺负惨了。
程礼:你确定?
谢弈明:真的,都哭了。
程礼:你知道什么叫鳄鱼的眼泪吗?过了这么多年,你真是一点长进都没有,能欺负她的人,要么还没出生,要么已经死了。

更多
关键词:标题

推荐新闻:

精彩图文

网站首页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招聘信息 | 版权声明 | 网站地图 |

CopyRight 2006---2009  酷6网(北京)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版权所有